賬號:
密碼:
 
  • 返回: 天靈鍛師

    第五十四章 得手

        嘶~

        侍衛一路橫沖直撞,手中的長劍瘋狂揮舞,面色猙獰。

        氣勢兇悍!

        流木也是面色認真,目光牢牢鎖住侍衛。

        嗡..

        見著逼近侍衛,流木手臂一抖,體內九處光點極力閃耀,體表怨之力隱隱地浮現。

        驟然緊握拳頭,身體微微一蹲,陡然爆出驚人的力量,爆射向侍衛。

        拳面隱有銀色流光浮現,兩重暗驚直接疊加,流木宛如一顆炮彈直直的撞了過去。

        “喝!石拳!”

        流木雙眼微瞇,左手收于腰間,一聲暴喝。

        砰..

        一聲悶響,先天九靈極致運轉,體內涌動,拳風撕裂空氣,最后匯于拳頭的一點,最后一股強力的力量轟在侍衛身上。

        空氣一陣激蕩,四溢的氣勢撲向墻壁又急速反彈回來。

        看似強力的一拳,落在侍衛的身上,卻沒有掀起太大的波瀾。

        高出流木半身的侍衛,僅僅一頓身體,他怎么也沒有想到,流木還敢再次主動出手。

        流木搖了搖頭,心中也是一陣釋然。

        他現在也僅僅是九靈境界,實際戰力,加上底牌或許四品銀靈士還有一戰之力,但這侍衛卻是九品銀靈士,本身實力就很強悍。

        又因為,侍衛似乎有著異于常人的體魄,此時,這一擊沒有造成太大的傷害,想想也算正常。

        吼..

        連續兩次被流木攻擊,侍衛頓時變得暴躁不安,雙手持劍,大腳猛跺地面。

        這般力量踩在地上,流木隱隱覺得地面都在震顫。

        他回過身,見到周清已經不見了蹤影。

        而自己距離狹窄的通道,還有數步距離,心中暗作思索。

        砰!

        只是,侍衛卻沒有再給他考慮的時間,長劍杵在地面,踩著震動的地面,拉出一道刺眼的火花。

        “哼!還能蹦跶多久!”

        流木面色一冷,低聲道。

        呼..

        劍鋒劃過流木的眼前,雙額一滴冷汗流過。

        當即,流木再也不做糾纏,以他的攻擊傷害,實在難以給這侍衛造成什么實質性的傷害。

        腳下怨之力浮現,獅步驟然施展。

        流木的身體極速向后撤去!

        ..

        而在身后不遠處,周清面色有些凝重,劍尖斜指向地面,站在通道的盡頭。

        美眸看著漆黑的通道里傳出一聲聲嘶吼,腳下有些不受控制,也想要撲進去加入戰局。

        “哼,等過了這關,我定要你好看!”

        半晌,周清柳眉一松,定了定腳下,口中嬌嗔道。

        自從遇到這侍衛,她沒有一點幫助,反倒是流木一直指揮自己撤退,這種一直被人支配的感覺,讓她心中隱隱地感覺到不痛快。

        本以為,流木會有什么驚人之舉,只是從這通道里傳出的戰斗聲音,似乎他拿這侍衛并沒有什么辦法。

        這讓她不禁有些失望,先前看到他認真的指揮著自己,倒也真對流木有了一點期望,而此時看來,這種期望多半是落空了。

        畢竟流木只是九靈,就算戰力再驚人,這侍衛可是比肩九品銀靈士的實力,與之相比,流木確實有些不入眼了。

        周清眼中一抹失望浮現,不過,并沒有產生太大的情緒波動。

        咬了咬玉齒,手中的青劍也不自覺的緊握了一下。

        “難道他真有辦法?”

        顯然,周清對流木并沒有徹底放棄,看著追趕聲一直傳出的通道,心中不禁又升起一點期待。

        通道另一邊。

        流木與侍衛對身而立。

        看著侍衛流木面色變得無比凝重。

        即使施展到了極致的獅步,他還是無法將侍衛引進通道,倒不是侍衛長了靈智。

        而是,每當他向后退去的時候,侍衛的長劍總是先一步擋去退路,不得已,流木只能撲向侍衛的身體。

        可這又中了侍衛的下懷,碩大的拳頭,便是迎面沖來。

        墻壁上,燭具里的火焰搖曳。

        流木抬頭望去,心神微動,忽然一個想法在心頭升起。

        “流木,不行我們就撤吧,以后還有機會的!”

        而在流木思索的時候,一聲清亮的聲音從通道的另一頭傳來,穿過漆黑的通道,落入了他的耳中。

        流木心頭一怔,回身看向漆黑的通道。

        一對漆黑的眸子,忽然明亮了起來,似乎能穿過這片漆黑,看到通道另一頭一道妙曼的身軀。

        顯然,周清此時也發現了這里的情況,覺得自己兩人很難斬殺這侍衛,所以果然勸阻流木果斷放棄,不要再耽誤時間。

        呼..

        一陣清風吹過通道,撲在流木的臉上,燭火搖晃,洞中的視線又昏暗了幾分。

        流木微微一笑,躲過侍衛的劈砍之后,回聲喊道:“哈哈,清兒姐,準備好,馬上就要到你出手了。”

        通道另一頭,周清一驚。

        “嗯?”

        不明所以的周清到此時都不知道流木葫蘆里買的什么藥,銀牙一咬,眼中輕閃一股怒氣。

        “哼!”

        “我倒要看看,你究竟做什么,能斬殺這九品銀靈士實力的侍衛!”

        周清嘴上雖然不屑,可手上還是緊握了青劍,然后體內蓄勢起來怨之力。

        她也做好了戰斗的準備!

        只是,她更想知道流木究竟在做什么!

        通道這一頭

        流木微微一笑,心中已經猜測出周清有些憋屈的情緒。

        轉眼看向身前的侍衛,口中低吟道:“都是你惹得禍!”

        旋即眼睛深邃了幾分,慌忙的腳步也變得有目的性,縛金護手散出淡淡金光。

        “要把你拐進通道,只能先瞎了你的眼!”

        他輕笑一聲,說出了心中的計劃。

        不過,流木并沒有打算真的自己去弄瞎侍衛的眼睛,畢竟以他的實力,全力一擊在它的身上留不下傷口,顯然,自己的實力還不足以損傷侍衛。

        噔噔噔..

        腳下獅步急促,三大步跨出去,奔向這下空間的四處墻壁上的燭臺。

        流木嘴角傾斜,沒有理會身后追趕的侍衛。

        五指驟然緊握,拳風襲過燭臺,一股帶著撕扯力的風劃過墻壁,呲啦一聲,墻壁碎裂開。

        啪..

        隨著一聲一扯,燭臺上的火焰驟然熄滅,與此同時,空間里的光線也是暗淡了下去。

        侍衛見狀微微一頓,似乎受到忽然黯淡下去的光線影響,身體也是緩慢了幾分。

        “哦?”

        流木也是回頭看著侍衛,眼中一閃驚異。

        看來還真有效果!

        于是,流木也不再猶豫,再次起身,撲向其他三處的燭臺。

        啪啪啪...

        三道火焰熄滅的聲音驟然響起,頓時這空間里變得漆黑一片,只有侍衛憤怒的嘶吼不斷在耳邊響起。

        嗡..

        黑暗中,一道計謀得逞的笑容驟然浮現,流木雙眼也是一閉,神識從天靈蓋猛地飛出,向四處蔓延開。

        周圍的情況再次在腦海浮現,流木微微一笑。

        砰砰...

        剛一恢復視野,一道凌厲的劍勢,從耳邊呼嘯,嚇得流木渾身一哆嗦。

        “這東西,還能看到?”

        流木心中一涼。

        本以為有了阻隔視線的東西之后,侍衛會無法再有目的的組織進攻,誰想這又來了。

        不過轉瞬,他便是安心了下來。

        因為,侍衛暴怒的聲音不斷吼叫,攻擊聲音也變得凌亂,

        顯然,先前那一擊只是湊巧,可是卻把流木嚇得一身冷汗。

        “熊瞎子!還好老子低階神識中期了,就算沒有了雙眼的視力,也能在黑暗中行走自如。”

        流木輕蔑一笑,僥幸道。

        咚..

        一拳打在身邊的墻壁,發出低沉的聲音。

        吼..

        侍衛無規律的揮動長劍,聞聲身體忽然停了下來,轉身面朝流木發聲的地方,暴怒沖去。

        絮亂的怨之力四溢,邁著沉重的腳步沖了過去。

        流木卻掩著嘴,輕笑,輕輕地抬起腳步,向另一邊走去。

        砰...

        由于侍衛失去了視野,也不知自己與墻面的距離,高舉的長劍還未落下來。

        那張大臉便是率先接觸了墻壁,來了一個激烈的熱吻。

        晃了晃有些暈眩的腦袋,侍衛無力的嘶吼..

        周清見到久久沒有出現的流木,心中不安的情緒漸濃。

        一聲聲凌亂的攻擊聲音在通道回響,她面色終于變得難看。

        “不管了!”

        周清心中一橫,手中燃起火折子,邁步走近通道。

        誰想,還沒走幾步,一道熟悉的聲音便是從前方響起。

        “喝,禁錮!”

        周清疾步沖去,以為流木遇到了什么東西。

        卻不想入眼的景象讓她震驚無比。

        狹窄的通道本來就只能一人通過,侍衛身形高大,此時站在通道里,竟是頂到了通道的頂部,將這通道堵得死死的。

        再看,流木一臉得意的,抱著胸,看著侍衛。

        過了半晌,侍衛緩慢的移動了一下腳步,赤裸的手臂上,肌肉突兀,青筋跳動。

        這侍衛似乎受到了極大的壓力?!

        “清兒姐,你怎么來了?”

        流木也是察覺到身后的人,見到周清的臉龐之后,微微一笑。

        周清聞言卻是別過頭,一聲嬌哼。

        心道,在外面她一直擔心流木的安慰,他倒好在這里玩的開心的很。

        “嘿嘿..”

        流木見狀,一抹鼻子,尷尬一笑。

        心中很是感動,知曉自己關顧著自己玩的開心,忘記了周清還在等自己。

        周清見到流木的訕笑,更是氣不打一處來,轉身就準備離開。

        “清兒姐,你要走了,我好不容易控制住的侍衛可又要追著我們了。”

        誰想她還沒走幾步,流木的話,又讓她停了下來。

        轉身回過頭,臉一黑,青劍出手。

        一臉惱怒的看著流木,然后輕嘆一口氣,青芒浮現..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广东麻将买马口诀 今天体彩6十1预测号 血战到底麻将技巧图 中小企业股票融资 今日股票行情大盘走势 东北1元麻将算法图 金屯在线配资 宝牛e配资 重庆批发麻将机最便宜 浙江麻将app下载 南京麻将外包什么意思 四川熊猫麻将苹果版 熊猫麻将电脑版 贵阳微乐捉鸡麻将下载安装安 温州麻将规则图解 微乐麻将app 血流麻将怎么打初学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