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 返回: 絕色毒妃:王爺假正經

    第四百九十八章 王爺

        季薔看著夏璟年有些發愣,敢用如此霸氣的話語對自己說話的,也就只有夏璟年了吧,可這帶著命令的話語,卻讓一向討厭被命令的季薔討厭不起來。

        “為何?”楞了一會后,季薔有些不自在的問道,可內心卻又有著很異樣的感覺。

        夏璟年冷哼一聲,“不為何,只因為我是王爺。”

        聽到這話,季薔真真實實的被氣笑了,她倒是沒發現夏璟年居然是一個這么任性的人,而且還任性的非常理直氣壯。

        “你一來便顧著找趙僑,你就不想知道本....我來的緣由?”夏璟年一直習慣了自稱本王,一下子改口倒是有些不方便。

        季薔笑了笑,不知為何他倒是覺得這傳說中的冷峻王爺,居然有些可愛,“那王爺為何來此處?不會也想學習巫蠱之術吧?”

        聽到季薔依舊喊自己王爺,夏璟年皺了皺眉,他一定會讓季薔心甘情愿的不喊自己王爺的,想到此處夏璟年嘴角微微勾起,說道:“桂花釀。”

        聽到此處,季薔的眼睛瞬間亮了,之前夏璟年答應給趙僑的十壇桂花釀都搬去了國公府,每次季薔來求向趙僑求學的時候,都會給趙僑帶一壇,不然趙僑便不愿教。

        而且很奇特的是,除了這個桂花釀,其他的上等酒趙僑都不愿意喝,而如今大半月已過,桃花釀也已經被趙僑喝完了,原本還想著今日沒有桃花釀怎么逼迫趙僑教自己巫蠱之術,可卻沒找到趙僑,遇上了夏璟年。

        “不知王爺愿意出幾壇桂花釀?”季薔強忍心中的激動,問道。

        現如今金針已有,趙僑剩下的唯一條件,便是每次都有桂花釀給他暢飲,現在已經沒了桂花釀,季薔正不知道該去何處找著桂花釀的時候,夏璟年便來了,這讓季薔怎么能不激動?

        “王爺?”夏璟年冷哼一聲,轉了個頭,不理會季薔,獨自往前走去。

        季薔挑了挑眉,這王....還真是,難以逐磨,就因為一個稱呼,居然自己跑了,季薔趕忙拉住夏璟年的手,“夏璟年!夏璟年不知道你愿意出幾壇?”

        撇了一眼季薔拉著自己手臂的手,夏璟年嘴角微微上揚,卻依舊繼續傲嬌的說道,“我不喜歡別人喊我全名!”

        季薔倒是有些無奈了,“那你要我喊你什么?”

        夏璟年皺了皺眉,這丫平時看著不是挺伶俐的?微微嘆了口氣,只好繼續傲嬌的說道,“去掉姓氏喊一遍。”

        季薔張了張口,一開始沒喊出來,可看著夏璟年越來越不耐心的神情,季薔只好咬咬牙,喊道“瑾年....”

        夏璟年嘴角勾起了明顯的弧度,不知為何調戲季薔總會讓他感到心情舒暢,那是從前在夏璟年身上 從未有過的感覺。

        這還是季薔第一次看見夏璟年笑,季薔有些呆愣,不過,夏璟年笑起來真的很好看,雖然形容男子好看并非是什么好事,可是夏璟年笑起來后露出一小顆小虎牙,倒真是有些一笑傾城,但卻又不失男子的陽剛之氣,卻又多了些開朗之氣。

        不過一小會,夏璟年便收回了笑容,繼續頂著一副萬年冰山臉說道,“我可以教你釀制桂花釀。”

        夏璟年的話,讓季薔眼睛一亮,前幾日她不是沒有尋找專業的釀酒師去學著釀這桂花釀,可卻釀出來的桂花釀總是少了一種味道,“當真?”

        “你可見我食言過?”夏璟年沒好氣的說道。

        雖然季薔已經猜出了夏璟年此時來的目的,可依舊有些不敢相信,他居然會特意跑來教自己學釀桃花釀,所以還是眨巴眨巴眼睛問道,“所以你今天是來教我釀桂花釀的?”

        夏璟年并未直接回答問題,而且率先走到了不遠處的桂花樹下,然后說道,“你若是再不過來,我可能就會改變主意了。”

        季薔笑了笑,然后走了過去,雖然外人一直相傳夏璟年難以相處,整日都是一張冰山臉,心思更是深不可測,可她認識的夏璟年卻是面惡心善。

        只是季薔不知,這份獨有的溫柔,是從未有人體驗過的,她季薔是第一個也是唯一的一位。

        暗處的趙僑,看著二人這場景,不服的撇了撇嘴,他就知道這夏璟年把他故意支走,就沒在干好事,一直纏著他教自己桂花釀的釀制方法都沒見得愿意松口,這下卻主動教給了一個小丫頭片子!

        不過這小丫頭片子好歹也是自己的徒弟,又有著那么些靈氣討人歡喜,而她學釀桂花釀自然也是為了自己,那么不用學著釀桂花釀,還有喝不完的桂花釀,何樂而不為呢?

        想到這,趙僑欣慰的點了點頭,然后又去找其他舒服的地方打盹了。

        夜幕降臨,從夏璟年的馬車上下來后,便看見喜兒早早的在府門外等著自己了,當下季薔便覺得心中有股暖意流過。

        前世的她,總是忽略了很多人的關愛,不論是爹爹母親,還是身邊關心自己的知己還是忠心的手下,只是一味的覺著他們的愛,是理所當然的,可是一世的深痛教訓讓她明白這個世界上沒有理所當然的事。

        看見季薔迎面走來,喜兒馬上迎了上去,“小姐,在外學習一日,可否有些乏了?”

        季薔淺淺笑道,“還好。”一回想起今日的學習,心中便止不住的想起那個時而溫柔,時而霸道的夏璟年。

        步入閣院中,季薔便一下子被面前的錦盒所吸引,季薔挑了挑眉,問道,“那是何物?誰人送來的?”

        順著季薔的手指望去,喜兒拍了拍腦袋,她竟然把此事給忘記了,“是那個程府二小姐送來的,說是之前很少拜會,所以特地送此小禮物,期待小姐去參加她的生辰宴。”

        季薔挑了挑眉打開錦盒,撲面而來的玫瑰花香,喜兒不禁喊道,“好香的胭脂啊。”

        季薔的眼神危險的閃了閃,確實是好聞,只是這股味道....她太熟悉了,前世夏成慕告訴過她,那是他最愛的味道,所以前世的季薔為了得到夏成慕的關注,便每次都擦這種胭脂,而且每次替她采辦胭脂的都是顧寒煙,直到她的臉潰爛,然后被拋棄。

        季薔拿起錦盒中的胭脂,放在鼻尖好好聞了聞,即使沒有前世的教訓,學了那么多天的毒蠱之術,聞了那么多種毒物,季薔也一下便知其中有些貓膩,只不過她資歷尚淺還分辨不出到底是何種毒物。

        季薔將胭脂放了回去,蓋上錦盒,身側的手掌深深握起,程府二小姐?倒真是顧寒煙的好刀啊!

        本來那日只是為了氣氣顧寒煙,但是現如今那程家二小姐的生日宴她便不得不去了!

        “喜兒,派人去趟程家二小姐的府上,告訴程家二小姐,她的生日宴,我季薔定然會與顧寒煙一同前去,屆時我會好好送她們一則大禮!”

        看著神色怪異的季薔,喜兒愣了一愣,這種神情她從未在季薔身上看見過,也不為何,喜兒并不覺得害怕,只是突然覺得心疼。

        呆愣了一下后,喜兒便點頭說道,“是,奴婢這便去辦。”

        季薔微微瞇起眼睛,她必須更加努力的學習輕功和毒蠱之術,必須要強大自己,才可以給敵人重重一擊,不管是程二小姐還是顧寒煙和夏成慕,他們加注在自己身上的痛苦,她都會一一奉還!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广东麻将买马口诀 大众麻将规则介绍 宜昌麻将血流换三张规则 武汉麻将红中赖子杠下载ios 今天甘肃快3走势图 东方61开奖结果 股票配资名片 锦牛网 陕西星悦麻将 四川快乐12选5走 股票推荐买入骗局 红通投资理财平台 广东闲来麻将所有版 … pk10技巧交流 股票涨跌怎么算出 免费下载微乐河南麻将 甘肃省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