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 返回: 女總裁的終極保鏢

    第354章 宋柔走了

        “翰哥,我要走了,你多保重!”

        宋柔依依不舍的站起身,仿佛情侶告別一般心痛不已!

        她一直在暗戀這個男人,可惜這段感情注定有緣無分,今天自己要走了,也算是為這段感情畫上一個句號吧。

        “小柔,你真的要走?”林翰最后一次問道。

        “嗯!”

        “翰哥,祝你和湯總永遠幸福,我走了!”

        宋柔說完再次留下傷心的淚水,不過這次她沒有再猶豫,而是轉身跟著楊倩倩離開了碼頭。

        林翰躺在地上肩膀中劍,丹田也還沒徹底修復,半邊身子都被鮮血染紅了。

        他急忙在自己身上的幾個位上按下,減緩血液的流動。

        看著宋柔她們遠去的背影,林翰心中極度不甘,可他身受重傷,一點辦法都沒有。

        最后他只好掏出手機給李鐵柱打了個電話。

        “鐵柱,我受傷了。”

        “啥!”李鐵柱一聽蹭的站起身,把他身邊的徐福生嚇了一大跳,“翰哥,你在哪?”

        “我在龍江碼頭,你開車過來送我去醫院吧!”

        林翰苦笑,那瘋婆娘使的是三棱軟劍,必須趕緊去醫院縫合,不然全身的血都得流光了不可!

        “好,俺馬上過來!”

        李鐵柱瞪著一雙銅鈴大眼,面目猙獰一副要吃人的樣子,他是真的怒了!

        能讓翰哥打電話求救,那肯定是大事,李鐵柱二話不說掛斷電話就要走。

        “鐵柱,剛才怎么了?”

        “師父,是翰哥的電話,他說自己受傷了!”

        “什么?”

        徐福生一聽也不淡定了,他來湯氏集團做保安就是要保護林翰,沒想到這小子最終還是受傷了!

        “走,我跟你一起去!”徐福生說完人已經沖出了保安科。

        十分鐘后,李鐵柱開著路虎車在碼頭找到了林翰,當他看到躺在地上,像個血葫蘆似的林翰時,忍不住仰天怒吼!

        “翰哥,你告訴俺是哪個鱉孫把你打成這樣,俺非得去撕了他不可!”李鐵柱雙眼猩紅,牙齒咬得咯咯作響。

        “你個憨貨,林翰都被打成這樣,你上去也是白送!”

        徐福生撇了撇嘴,皺眉道:“先把林翰送醫院吧,能把一個地級強者打成這樣,到底是誰呢?”

        “是古佛教的人。”林翰回到車里,躺在后座苦笑道。

        “古佛教來世俗界了?”

        聽到林翰說古佛教,徐福生也大吃一驚,因為一皇二殿三教,他們是有約定的,不到萬不得已都不會插手世俗界的事,也不會輕易來世俗界游走。

        “徐爺,先不說了,送我去醫院吧!”

        “也好!鐵柱,開車!”

        李鐵柱點點頭將油門踩到底,路虎車發出一聲巨大的咆哮沖了出去

        很快,林翰就被送到了醫院,院長孫國人接到了林翰的電話,還特意給他安排了一個高-干病房,里面要什么有什么。

        徐福生坐在病床前,看著林翰疑惑道;

        “小子,你說那個女人也是地級中階的武修,怎么你連一個娘們都打不過?”

        “那瘋婆娘會邪術,她嘴里一念動,我的腦袋就跟炸開了似的!”林翰辯解道。

        真不是自己打不過,而是他沒想到對方竟然還有這種陰招啊!

        “哦,你這么一說我倒是想起來了,古佛教確實擅長詛咒!”徐福生恍然大悟。

        “”

        林翰忍不住白了徐福生一眼,這時候說有個屁用啊,自己的該流的血都流了,這不是馬后炮嗎!

        “翰哥,俺已經通知焦特和嫂子了,他們說馬上過來!”

        “你告訴湯穎了?”

        “嗯!”

        林翰頓時哭笑不得,估計湯穎肯定會告訴老媽,到時候自己又要一番解釋了。

        “小子,這件事你打算怎么辦?”徐福生神情嚴肅的問道。

        “徐爺你準備幫我報仇嗎?”林翰笑了笑。

        “額……古佛教只能讓你二大爺去收拾,我有心無力啊!”

        “古佛教有兩個天級武修,他們教主是天級中介,比我還牛!”

        徐福生老臉一紅,要他單槍匹馬去古佛教,那就是送死啊!

        “師父,到時候俺和焦特可以陪你去!”李鐵柱在一旁插話。

        “你就算了吧,去了也是個肉墊子!”徐福生翻了個白眼。

        林翰微微一笑,鐵柱明知道對方有兩名天級高手,還想著去幫自己報仇,這才是兄弟啊!

        三人正聊著,湯穎和歐陽雪她們都來了。

        “林翰,你哪里受傷了?”

        湯穎滿臉焦急地沖進病房,當她看到躺在病床上,肩膀纏著紗布的林翰時,頓時兩眼通紅就要差點哭了。

        “兒子,你沒事吧?”

        歐陽雪也走過來,一臉關切的看著林翰問道。

        “我沒事,就是被鐵釘扎了下,現在不是縫好了嘛!”

        林翰微微一笑,反正傷口已經看不出是怎么受傷的了,他這么說也是不想讓老媽她們擔心。

        “對了小穎,宋柔今天找了我,她主動辭職了!”

        “這么倉促?”

        湯穎一愣,腦海中浮現出了宋柔的面孔。

        “她有急事來不及去總公司,正好碰到我就跟我說了,你不介意吧?”林翰笑道。

        “沒事,現在你的傷勢最重要!”湯穎心疼的看著林翰說道。

        “我沒事了,現在出院都行!”

        “不行,起碼要再觀察一天,今天你就留在醫院吧。”

        歐陽雪一聽連連搖頭,湯穎也表示讓林翰多觀察一天。

        林翰沒轍只好同意。

        不一會焦特和狙神他們也來了,聽說林翰住院了,焦特還著實擔心了一把,不過看到林翰能說能笑后,他也放心了。

        湯穎看到來了這么多人,只好和歐陽雪先走了。

        “翰哥,誰能把你打成這樣啊?!”

        等湯穎她們一走,焦特眉頭緊鎖的問道。

        “古佛教,聽過嗎?”

        “聽說過!”焦特點點頭,“那些人怎么來世俗界了?”

        這個問題就連徐福生都答不上來,林翰也直搖頭。

        “這件事不會就這么算了,改天我一定要去古佛教看看!”林翰自言自語道。

        “行,俺陪你去!”李鐵柱甕聲道。

        一幫糙老爺們在病房里陪著林翰,聊到吃晚飯才離去。

        正好林翰肚子也餓了,掏出手機點了個外賣,然后躺在床上感受著丹田的變化。

        經過幾個小時的修復,鬼修真氣竟然將林翰破損的丹田修補好了,他試著調動體內真氣,感覺暢通無阻這才松了口氣!

        那瘋婆娘真是猛啊,居然一拳打碎了他的丹田!

        還有個問題一直困惑著林翰,那就是宋柔跟古佛教到底什么關系呢?

        如果只是她父母在古佛教,楊倩倩也不會專程來世俗界找她吧?

        還沒等他想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病房的門被人推開了,韓玲穿著一套便裝,手里提著一個保溫壺走了進來!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广东麻将买马口诀 单机麻将不用流量不用联网 大庆52麻将最新版本下载 唐山股票配资 新手麻将教学 麻将机 德易策略 2018上证指数历史数据2019上证指数点位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报告 股票白糖的股票行情今天大盘 山东十一选五查询 重庆快乐十分现场直 教你打麻将的游戏 山水云南麻将 中原河南麻将苹果手机下载 麻将血流成河翻倍规则 p3试机号金码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