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 返回: 道淵行

    第一百六十三章 接劍圣一劍


        眾人見到柳萬陽竟然答應了葉淵的要求,畢竟遮天斬可不是開玩笑的,若是一斬落下,就連天地都會隨之變色,此等恐怖的威能,如果不是圣者,恐怕世間能夠有幾人強行接下來。
        “你很膽大。”柳萬陽很欣賞葉淵的大膽和勇敢。
        而葉淵純粹就是想要從柳萬陽這一劍中悟出劍道場域,葉淵修煉了好幾年,都未曾領悟到一絲領域之力,也不知道他的領域究竟是怎樣的,葉淵想要步入通玄就必須要領悟這一絲天地間最為神秘強大的場域之力。
        面對著強大如斯的柳萬陽,葉淵表示一點都不恐懼,甚至他有點戰意澎湃,迫切的想要與之一戰,悟出劍道真諦,就算現在他找到了劍州開天第一劍,他也難以擊敗或者說在第一劍的手下堅持半招。
        而柳萬陽這種層次的,他可以接上一招!
        這一招,葉淵還是有極大的信心的。
        “既是來求道,那我不會殺了你,也不會將你廢去,這一招若是抗下,便是你的機緣,若是抗不下,我會竭力救下你。”柳萬陽緩緩說道。
        不是藐視也不是大夸其辭,柳萬陽真的有這個實力,而葉淵,真的沒有這個底牌能夠擋下遮天斬的,但拋去木魚那些奇怪的東西來說,他要擋下柳萬陽這一擊,既是為了破境,也是為了追求劍道的強大,喚醒他的道心,開啟真正的通玄之路,領悟場域。
        柳萬陽拿出他的佩劍,是一把非常普通的木劍,他身穿黃袍長衫,看著較為蒼老卻顯得年輕,是強大使他看不透年紀,也是掩蓋住了他的風華。
        一把木劍,柳萬陽和誰對戰都是一把木劍很簡單,但很強大,他做到了不需要鐵劍或者靈劍,僅憑劍意,他能敵過世間萬千修士。
        葉淵取出斬圣,握著冰涼的劍柄,葉淵心情很凝重,對付柳萬陽的遮天斬他完全沒有概念,這是多么強大的一招,而在片刻間,蠻天術施展出來,他的氣息在這瞬間一直攀升,已經遠遠超越了穆云這等層次的存在。
        柳萬陽有些驚訝,葉淵能夠靠著某種秘法強行提升靈力,但這些都是無用之功,若不是有真實力在此,葉淵是擋不住他的。
        柳萬陽在眾人矚目之時,手持木劍緩緩踏著湖面走來,他步伐輕盈,沒有激起絲毫波瀾,似乎不受這片湖面的影響,完全沒有陷進水里,這恐怕世間天關境中無人可以做到這般輕盈。
        柳萬陽的氣很沉重,像一岳古老的大山向著葉淵壓垮過來,這感覺似曾相似,因為在狐嬰的壓制下,在炎辰的威嚴下,他都承受過,更別說柳萬陽一個沒有晉級圣人境界的人。
        遮天斬!
        柳萬陽施展了他的最強一招,平靜的木劍揮出一道劍光,擊向葉淵,沒有任何遲疑和落差,這一劍很快,但葉淵能夠清楚的看到,葉淵很驚訝,堂堂無極劍圣最強一招,遮天斬竟然這般草率,但是葉淵沒有小覷這道劍光。
        聚集全部靈力匯在了斬圣之上,葉淵同時將須彌劍法和破天劍訣施展到極致狀態,面對不急不緩向著自己劈來的一道劍光,葉淵揮劍相向,他想要用蠻力接下柳萬陽這一劍。
        但這劍怎會是凡物,葉淵與劍光真正交鋒開來時,感到了劍光之中無與倫比恐怖到爆炸的劍意,他的臉色狂變,他的劍在抵御這道劍光,但他的七竅流血,天脈顫栗幾乎要被撐爆。
        這個瞬間所有事物顯得都極為渺小緩慢,葉淵的眼孔在流血,鼻孔也在流血,太恐怖的威能了,葉淵是真的小瞧了這道劍光,當他回過神的時候,已經晚了。
        柳萬陽這一劍的威能恐怖到撕裂葉淵全身的毛孔,在毀滅摧殘葉淵全身的天脈氣海。
        葉淵虎口崩血,這道劍光看似普通,但葉淵發現根本不是能以一己之力抵御下來的,面對這道劍斬,葉淵真的驚懼了。
        眾人也看到了葉淵吃力的抵御著這道劍斬,他們都看到了柳萬陽的真正實力,僅僅隨意一劍竟然讓葉淵這般吃力的抵御,要不是黑袍下的葉淵動用了蠻天術以及各種秘法,不然他還真的沒法抗下這道劍光的可怕威能。
        但就算這樣,葉淵依舊沒有化解掉這道劍光,他在想盡辦法磨掉這道劍光,他要讓這道劍光停下來,就必須施展最強法力想辦法抵御。
        微風輕輕吹拂過葉淵充滿汗滴的下顎,他全身都在這股可怕的力量摧殘下搖搖欲墜,要不是葉淵的意識夠強大,靠著天書殘卷的意識神術,他難以撐到這個時候。
        時間推移三個時辰,這道劍光已是沒有那么璀璨奪目,威能在葉淵全身幾乎沒有知覺的情況下,進而磨化的快要消散掉。
        但葉淵此時的力量馬上就要枯竭,所有人的目光都很緊張,葉淵放肆說要挑戰柳萬陽,可不曾想連柳萬陽的一招都接的如此吃力。
        幾個時辰的過去,柳萬陽目光注視在葉淵的身上,沒想到葉淵真的沒倒下,他在自己的一道純粹劍意下支撐到這種地步,他原本以為葉淵不在兩個時辰必敗,但沒想到,已經遠遠超過了他的想象。
        葉淵的資質,真的很恐怖很逆天,要是穆云的話,怕是連他一招都抵御不下來。
        靠著天書和蠻天術的支撐下,葉淵全身都在忍受著極度可怕的劍意摧殘,劍光越加短小,葉淵察覺到了這是個機會所在。
        柳萬陽就在面前,他要查清柳萬陽究竟是不是刀匪靠山,就必須逼他再次出招。
        盡管這樣葉淵像是在找死,但葉淵只要察覺到柳萬陽身上究竟有沒有殘留的趙羽氣息,他就能知道柳萬陽是不是和刀匪近距離接近過。
        這種探查術,是青龍佛瞳映照功的奇效,能夠洞察人心,看到別人心中最表面發生的一切。
        就在柳萬陽不再注視葉淵的一剎那間,這便是機會的所在,一念之間探查到柳萬陽的內心。
        身影化作閃電,他在劍光擋在面前的剎那,他與劍光幾乎脫軌,爆發出極為可怕的速度掠到柳萬陽的面前。
        青龍佛瞳映照功!
        一道奇光從葉淵眼眸中映照而出,這是佛門功法,自然能夠查人心,觀人意,射出的那道奇光正巧碰到了柳萬陽的眉心。
        就算有時間設下場域,葉淵有木魚,能夠隔絕場域,
        所以柳萬陽無敵的場域對他沒有用。
        就在葉淵身影離開之時,那道被磨滅的差不多的劍光劈在了孤鳴湖畔中,頓時間激起萬層浪,極為的驚世駭俗。
        人們沒有在驚訝這道劍光的強大,柳萬陽本就是源陽城的巔峰強者,這一劍足以改天換地,但他們沒想到的是,葉淵竟然躲開了他的劍光,毫發無傷。
        此時的柳萬陽較為驚訝,他感覺到眉心傳來到波動是神魂顛倒現象,是在扭曲他內心的神念,讓葉淵得知。
        看著眼前的葉淵,柳萬陽冷哼一聲,一掌輕易的震退了葉淵將他轟入湖底,漫天水浪猶如狂天兇龍咆哮著。
        隨著柳萬陽的收手,激蕩的浪花一朵朵的濺下,孤鳴湖被一座大陣阻攔,所以這股可怕的威能沒有擴散出去。
        但柳萬陽方才真的沒想到葉淵竟然真的掙脫他的劍光,還來到了自己的場域之中,對自己發動攻勢。
        這場對決本就是葉淵宣戰與他,他不該這般怠慢的,與強者對戰,即便對方弱于自己,小覷敵手的話,很有可能會被反將一軍,這便得不償失了。
        見到自家師傅中招,就連穆云也大感震驚,沒想到葉淵竟然強大到這種地步,方才那一瞬他察覺到葉淵與師傅施展的劍光幾乎脫節,瞬息間來到師傅面前,無視掉師傅的場域進行攻擊。
        要知道他連師傅的場域都很難靠近三分,而葉淵直接穿透了師傅的場域,這等可怕的實力,若他方才與葉淵真正大開殺戒,還真的不知道鹿死誰手。
        柳萬陽有點生氣,葉淵竟然這般不給他面子,當著這么多人的面無視他的場域來到他的面前,并且對自己出了招。
        本該一招秒殺掉葉淵的,他本不該這樣心慈手軟。
        但很快柳萬陽便發現了不對之處,這道中了的奇光在他身體內并未散發出任何威能,而只是在探查他體內的記憶?!
        柳萬陽很疑惑,他不知道葉淵此舉究竟要作甚,還是說他純粹就是拿自己來討開心?
        葉淵噗通一聲從湖底躍出來,落在了比武臺上,他滿身濕透,但依舊毫發無傷,顯然柳萬陽這一掌沒有傷到他。
        看著沒有受傷的葉淵,柳萬陽并沒有驚訝,而是疑惑的問道:“你對我做了什么?”
        聽到柳萬陽疑惑的問話,葉淵抬頭看到柳萬陽充滿不解的眼神,緩緩的道:“原先以為你才是刀匪們的靠山,有了你他們才會這樣猖獗肆虐,但現在我改變了思想,我看到了真相,你并不是罪魁禍首。”
        柳萬陽皺起眉頭,冷聲詢問道:“那你感覺誰才是真正的刀匪靠山?”
        葉淵笑著看向貴賓席的方向,他指著貴賓席上的一個人,緩緩說道:“你的城主府二把手,才是真正的刀匪靠山!”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广东麻将买马口诀 新浪模拟炒股 深圳风彩票开奖查询 中国中铁股票行情 股票融资后会怎么样 江苏快3开奖结果今 湖北快三开奖直播 广东快乐10分走势 四川省快乐12 哈皮河南麻将安卓版 和信投顾 泰仓配资 95配资 股票融资平台·杨方配资开户 期货配资禁止性规定 哪家理财收益最高 五粮液股票行情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