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 返回: 我吞噬了億萬天帝

    第兩百一十五章?百宗聯盟(求訂閱,求支持)


        北宮羽不知道的是,他前腳剛剛離開臥龍城,一個一手提著葫蘆,一手抓著某種玄獸大腿一邊大口喝酒,大口吃肉,身著破爛舊袍的邋遢老頭,便出現在了臥龍城外面。
        “不簡單,不簡單啊……這座近乎沉睡了數萬年的上古古城,竟然有種煥發生機的跡象,看來……臥龍,要蘇醒了。”
        “嗚……三星玄尊境的傀儡嗎?嘖嘖,這等存在,怕是下等帝朝之中才有吧?真的不簡單。”
        神秘老頭嘀咕兩句后,目光朝著北宮羽等人離開的方向看了一眼后,便若無其事的收回目光,朝著臥龍城里面走去。
        ……
        天劍門,青陽王朝境內最強的勢力,沒有之一。
        不過,這個勢力因為招惹了北宮羽這個災星后,便屢遭挫敗,導致人氣直接下降不說,其勢力也因為北宮羽斬殺了天劍門眾多強者的緣故,而大大的折扣,遠不如從前。
        就算是讓天劍門為榮的古朗天,也被北宮羽廢掉修為,
        如今,聽聞從青陽王朝之中獨立出去的臥龍城之中,竟然擁有五星玄王境的存在,天劍門上下的第一反應就是不可能。
        畢竟,這等強者是不可能出現在下等王朝這樣偏僻的地方的。
        他們皆是認為,是那些被轟出臥龍城的家伙,為了掩飾自己的狼狽不堪,而編造的謊言。
        然而,如果他們稍微的推理一下,就會明白如今的臥龍城已經今非昔比。
        比如,被驚退的劍奴十七。
        只是,關于龍婆驚退劍奴十七的事情,除了北宮羽和紫靈二人之外,其他人一概不知。
        畢竟,當初龍婆并沒有現身,而是暗中傳音震懾對方。
        “諸位,外界傳言,你們信嗎?”
        天劍門大殿之上,天劍門的門主林建山滿臉笑意的看著眾人,問道。
        “門主,只要不是傻子,都不可能相信這則消息的,我看吶,多半是那些家伙被趕出臥龍城后,為了掩飾自己的無力和軟弱,故意放出的消息吧。”
        “嗚……我也是這么想的,只是,如今的臥龍城,依舊不容小覷啊,須知,當初北宮羽,可是差點殺了青陽王朝的國主秦戰。由此可見,對方還是有一定的底氣的,我們,不能小覷。”
        “三長老,你這是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呢,那北宮羽是擁有一些奇遇,但是,卻也就那樣吧?”
        “哈哈,三長老,你不會又想貪生怕死的逃走吧?”
        “哈哈哈哈……”
        “你們……哼,真是無知!那你們替本長老解釋一下,為何北宮羽直接提出了要把臥龍城獨立出去,不再屬于青陽王朝的時候,秦戰為什么一句話都不敢多說?甚至,當初王都的時候,北宮羽更是當著天下人的面,殺了秦戰,如果不是對方擁有傳說中的替身傀儡,他早就死了。”
        “而且,根據確鑿的證據證明,不止百萬赤焰軍只聽北宮羽的號令,赤豹軍團,蒼狼軍團這兩大軍團,對秦戰的調令,也陰奉陽違,你們不覺得蹊蹺嗎?以我猜測,那兩支軍團,估計也已經被北宮羽掌控了,成為自己的私軍也說不一定。”
        “換而言之,如今的青陽王朝,與其說是秦氏一族的,還不如說是北宮羽的!”
        “單憑這一點,北宮羽簡單嗎?臥龍城,簡單嗎?”
        “三長老,那以你之計,我等該如何做?”
        林建山收起臉上的笑容,譏諷的看了一眼對方,問道。
        他覺得三長老在說夢話,一個北宮羽而已,天賦不錯也就罷了,但,依他一個毛頭小子,能有多大的能量,去掌控三百萬大軍?
        不要說北宮羽,就算是他,堂堂天劍門的門主,也無法掌控著三只大軍。
        “以本長老之計……還是那句話,解散天劍門,逃路吧。”
        說完這句話,三長老的臉上,充滿了蕭瑟和苦澀。
        他能感受到天劍門上下對他的排擠,甚至是嘲諷,輕視。
        這讓他心中很痛苦,畢竟,天劍門怎么說都是他生活了近五十年的地方,早就被他當做了自己的家。
        可是……
        如今的北宮羽,真的已經不是天劍門能對抗的了。
        而以北宮羽的性格,之前天劍門做了那么多想要殺害對方的事情,對方豈能善罷甘休?
        之前曾經無人相信北宮羽能與九星玄宗境的暴猿大戰,結果呢?經過他的再三確認和調查,此事千真萬確。
        而且,北宮羽與神劍宗強者在王都的大戰,更是說明了太多的問題。
        也因此,他不止一次的提出要么解散天劍門,要么投誠,或者是舉宗搬遷。
        可是,天劍門上下沒有一個人聽從自己的建議,反而辱罵自己膽小鬼,貪生怕死。
        至于為什么會這樣,其原因自然是天劍門上下還對古朗天寄予希望,畢竟,古朗天怎么說都是七星尊階勢力神劍宗某位強者的弟子,試問誰敢招惹?
        只是,古朗天道心已經徹底碎了,心魔深種,這一生,都不可能做出突破了。
        而像這樣的廢物,不要說在神劍宗那等更加龐大,天才弟子多如牛毛的大宗門中不會再受到重視,就算是在天劍門這樣的小勢力中,也不會受到重視的。
        然而,整個天劍門上下,除了他和為數不多的幾人之外,其他人,依舊活在夢里,覺得,古朗天這張王牌,依舊有用。
        覺得北宮羽忌憚神劍宗,是不會對天劍門下手的。
        他是膽小怕事嗎?為了天劍門,他能去死,可是,他不想死的不明不白,也不想死的毫無價值。
        可惜啊,這些當局者迷的人,根本就不想一下當初王都時,北宮羽就已經有殺古朗天的想法了,這一切,這些愚蠢無知的混蛋,卻裝作沒看到一般。
        “三長老,你這一生,都是在小心謹慎,甚至是膽小怕事中度過的,其實說白了,就是貪生怕死!你說,本門主說的可對?”
        林建山冷笑一聲,旋即從空間玄戒中拿出一張令牌,嘲諷的眸子宛如一柄利刃一般,刺入三長老的心中,漠然冷聲問道:“三長老,此令牌,你可知是何物?”
        “這是……百宗聯盟的令牌?門主,你什么時候搭上百宗聯盟的?”
        三長老還沒說話,其他的長老便眼睛一亮,當即驚喜無比的問道。
        三長老也詫異的看了一眼林建山手中的令牌。
        倒是沒想到,林建山竟然能得到百宗聯盟的令牌。
        人類國度中,有巡天城這樣的超然存在制約監察著所有的王朝,帝朝等。
        而宗門勢力中,自然也有類似于巡天城一樣的存在。
        這等存在,一來,是為了考核宗門等級,二來,也是約束所有宗門不得濫殺無辜,三,因為上古傳承下來的,至于原因,無人知曉。
        而百宗聯盟,只不過是其中最弱小的一類存在。
        百宗聯盟可無法和巡天城這等無上存在相比。
        他只不過是數百上千個九星至七星左右的勢力結盟后,誕生出來的產物。
        如今,林建山拿出這枚聯盟令牌,豈不是說,他已經和百宗聯盟拉上了關系?
        如此一來,如果膽敢有人對天劍門出手,那就要顧及一下百宗聯盟的臉面了。
        三長老見到這枚令牌,心中不安的感覺,依舊沒有消散。
        哎……門主啊門主,百宗聯盟是強大,綜合勢力估計僅次于六星勢力,但,那又如何呢?
        須知,北宮羽可是連神劍宗中的強者,也敢殺的存在啊!
        不管在何時何地,靠自己才是最正確的,靠別人……別扯了,在巨大的利益和生死關頭,有幾人能為你兩肋插刀?
        “三長老,你這是什么表情?難不成,你覺得百宗聯盟也無法壓制一個小小的黃毛小子不成?”
        林建山見三長老看了一眼百宗聯盟的令牌后,臉上沒有一絲的喜色,反而失望的搖了搖頭,頓時震怒,怒喝道。
        在他看來,三長老這是在動搖天劍門的軍心,這等人,最該死。
        一時間,林建山心中竟然升起一股殺意。
        三長老感應到林建山身上升騰而起的殺意,心中一寒,深吸一口氣后,站起身抱了抱拳,意興闌珊的說道:“門主,恕我無能為力,無法在擔任天劍門三長老之職,還請門主應允。”
        此言一出,大殿中頓時陷入一陣寂靜中,隨之,各種議論聲此起披伏的響起。
        對于外界的嘲諷,羞辱等言辭,三長老王允自動過濾,不進其耳。
        林建山臉色一變,旋即冷哼一聲,大手一揮道:“好,既如此,那本門主就應允你的要求,不過,我天劍門不養閑人,所以……留下一切后,滾出天劍門,從此以后,你不再是我天劍門的一員了。”
        三長老身子狂顫,雙眸中升起陣陣不敢置信之色,他沒想到,門主林建山竟然如此的狠,直接把他逐出了師門。
        “還不滾?”
        “就是,趕緊滾蛋吧,哈哈,軟蛋!”
        “我天劍門,決不允許有貪生怕死之輩的存在。”
        “修劍之人,哪一個不是傲氣凌云,斗志沖天?像你這種軟骨頭,膽小鬼,還是回家抱著媳婦兒睡大炕去吧。”
        “哈哈哈哈……”
        三長老拖著傷透心的身子,意興闌珊,心如死灰的離開了大殿,也離開了天劍門。
        他在天劍門生活了五十多年,本應該妻兒成群的,只是,他為了讓天劍門發揚光大,為了完成老門主,也就是他師尊的心愿,鞠躬盡瘁,死而后已的付出了一切。
        因此,他離開的時候,孤身一人,連一個親人都沒有……
        “師尊,弟子,真的不是貪生怕死之輩,有些人,真不是我們能得罪的。”
        “還是說,我真的太怯懦了?太沒用了?”。
        山腳下,王允看著他生活了五十多年的天劍門,流下了痛苦的淚水。
        也許是淚水迷蒙了雙眸,竟讓他恍惚的看到一道身影,正從從不遠處,緩緩的踏步而來。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广东麻将买马口诀 中国10大期货配资 鼎泽配资 银行还能给私募基金配资吗 单机版麻将游戏 烟台股票融资 内蒙古十一选五的走 南宁麻将规则 单机麻将不用流量不用联网 2011短线股票推荐 配资是什么意思 复利投资理财是真的吗 三门峡期货配资 唐人神股票 股票推荐每日 亚马逊股票行情 双色球3d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