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 返回: 萬物向長生

    三百四十九、納降(二)

    海天擎正心焦著那,卻見一艘中型船從岸邊向自己的船飛馳而來,那船看著就不像走遠洋的船只,而且沒有海家的旗,也沒掛海家的帆。
        海家并沒有霸占境內全部的船只,實現禁海。海貿利潤驚人,因此單打獨斗或三五成群的海商團體也比比皆是,想禁也禁不來。
        不過航海可是個技術活,橫跨金丹難渡,元嬰都要有海圖指引的無盡之海,那不是小團隊能做到的事,起碼要十幾艘的大船隊一起走,有帶補給有帶修葺材料的,分工合作才能行。
        即便這樣,每走一趟下來,大船隊都要進船塢修整,這就不是那些獨門小戶做得到的了,起碼倆岸的船塢和船坊他們就造不起。
        所以,如今在靈通界的海上,能走遠洋的只有海家。除了海家以外,能走的最大船只就是這樣的中型船了。
        而海家是無盡之海的霸主,這里又接近總舵海家堡,在這里的海面上,不是海家人還在海上討生活的,哪怕一只小漁船,也得掛海家的旗子交貢錢。
        不是海家的船,也沒買海家的旗子,那就只有一種可能了——陳國的船,還得是起碼國公爺的船才行!
        海家說到底還是陳國的臣民,也就他名義上的君主們才會有這等中等海船,那來人的身份也就昭然若揭了。
        當時海天擎聽方正說過要陳國和海家的人會接應他,如今看來,這是陳國接應的先鋒船到了,想到這,海天擎的心里多少有了點底,起碼不像剛才似的那般七上八下了。
        來船接近海天擎的船了,從船頭縱身飛起六道身影,徑直飛落到了海天擎的船上。
        饒是海天擎有心里準備,知道是陳國來接應自己的船,看到來客之后,還是吃了一驚,連忙拜倒在地,嘴里說道:“微臣不知王上尊駕親臨,有失遠迎,萬望王上恕微臣御前失禮之罪。”
        陳王帶著五位國公,六人一齊出行,這陣仗從陳國建國伊始就從沒有過,這是不要陳國的基業了嗎?一個守家的都不留?最重要的——身邊一個護衛都沒有!
        陳玄明哈哈大笑,走近海天擎,伸手扶起海天擎說道:“海大當家,今日可沒什么君君臣臣,袁真人吩咐下來的,你我都是跑腿的,就別再拿出世俗的身份來刺激我了。
        一國之尊被人揮之即來,呼之即去,你再這樣說就不是尊敬我,是揄揶我那!”
        海天擎連聲說不敢,陳玄明又自嘲得笑了下,說道:“不過話說回來,李門主、袁真人的話還有誰敢不聽嗎?法相大能都死的死,逃的逃,我等這身份在人家眼里,怕是連螻蟻都算不上了。”
        海天擎連忙陪笑道:“王上過謙了,微臣是螻蟻,王上可不是!”
        陳玄明沖著海天擎玩味的笑著說道:“咱倆就別互相捧了,你我都是螻蟻,前段還曾明爭暗斗了一番,誰都想當那只強壯點的螻蟻,可是你看現在……”
        他走到船頭,指著海天擎后面的鬼族船隊說道:“這些在人家眼里也就算是用胳膊擋車的螳螂,咱倆不是螻蟻又是什么?”
        這話很有道理!反正海天擎看完適才的一場海戰之后,是真的一點妄圖抵抗萬象門的念頭都沒有了!這才只是萬象門,他們的門主是被太一神教打服的,那太一神教的實力那?
        海天擎默默的走到陳玄明身邊,沒再施君臣大禮,只是拱拱手,對陳玄明說道:“萬象門是神仙教宗,太一神教更是我等要仰視的存在。天幸大家都在為萬象門做事,這樣的存在不是我等的敵人。
        前番海某確實對陳國有不臣之心,起了不該起的念頭,但當日間其實事出有因的,所幸只是謀劃,還不曾實施,并未曾釀出大錯。
        如今王上既然已都知道了,海某在此給王上陪個不是了,還望王上大人雅量海涵。”
        陳玄明伸手拍拍海天擎的肩膀,說道:“我就沒放過心上!你看到沒,我們誰都沒帶護衛侍從,就說明我們現在的身份和你一樣,都是萬象門的門下,我不是什么王君,你也不是什么霸主,日后大家都是一起奔前程的兄弟!
        行啦,談正事吧,適才袁真人吩咐了,讓我們接應你,海大當家你把這些俘虜交到我手里,就算完成任務了。
        這么多日子沒回海家堡了,想來也是思鄉情切了,陳某就不留你了,這幫人就交給我們好了。”
        海天擎如釋重負,心道可是把后面這群瘟神送出去了,不過他也是有些疑問,連忙問陳玄明道:“我也沒見袁真人給您發訊息,王上怎么知道我押著鬼族往岸上走的那?
        當日袁真人說要您與海家一齊接應我,我還以為會在近海的某處遇到您那,卻不成想您竟然來找我了,您知道海上一戰打完了嗎?”
        陳玄明大笑一聲,說道:“怎會不知道那?我還知道七位鬼族法相被李門主三人打死了五個,剩下倆個惶惶而逃。
        李門主給我們留了傳訊銅鏡在遮月崖上,通過那面銅鏡看這里的大戰,那是纖毫畢現!”
        其實,方正他們開始的計劃是讓李滄海用浮光陣困住船隊,然后方正用業火紅蓮打他們,用李滄海的話來說——業火紅蓮雖然雞肋,但是船若困在浮光陣內,那船一個都跑不了!
        方正曾經質疑過浮光陣的威力,李滄海告訴他——他布下的浮光陣,在海里加上墨嬌本體的靈力增幅,沒有四個以上法相同時用力,再多元嬰都破不開,而他們通過玉玨觀察到只有三個鬼族法相帶隊,所以這個計劃是萬無一失的。
        于是慣于裝逼的方正覺得既然這么周全的計劃了,沒道理不讓陳國和海家第一時間看看他們三人大展神威,滅掉了鬼族的遠征軍。這是錦衣夜行,這不行!
        對于一個哪怕坐到別人的豪車上,那都得找機會發自己的朋友圈的現代靈魂來說,不讓界內看到這一幕實在太浪費了。所以方正讓李滄海做了倆個傳訊銅鏡,也就相當于后世的電視機了,分別給了陳玄明和海金露,開始現場直播戰斗了。
        結果人算不如天算,人家來了七個法相,而且第一時間雪家三兄弟就吞了倆個法相,于是等于五個法相真人同時用力,浮光陣毫無疑問的就破了。
        不過也正是因為這次吞噬,讓鬼族們開始離心離德,然后就是效果比預想的要好。方正發出了三個業火紅蓮,打死了五個鬼族法相。還讓剩下的倆個嚇破了膽子,落荒而逃,還是分別逃的,一個跑向雪國,一個跑向劫余島。
        雪國什么情況大家都不了解,這個先放放。但是劫余島上……
        算上跑回去的鬼族,也就大貓小貓三兩只了,這情形下,方正當機立斷將裝逼進行到底——不學霸王,我們追窮寇!
        他讓海天擎押著這些俘虜們去岸上,因為有傳訊銅鏡,所以他也等于通知了岸上的陳國和海家,這就夠了。他給了海天擎點符箓,相信就能震住鬼族不敢動海天擎了,最后再點明下鬼族,讓他們別去劫余島,然后三人就愉快的去收復劫余島了。
        其實連方正甚至李滄海,都認為這些鬼族會在三人走遠后一哄而散,但是估計沒人敢去找海家的麻煩,這樣鬼族們回雪國,他們去收復劫余島,至于海天擎,自己回去想來也是安全的。
        這個計劃也該是萬無一失的,不過依然人算不如天算,出了差錯。
        不過更幸運的是——比上次的差錯效果更好!這群鬼族們都沒敢跑,就這么服服帖帖的跟著海天擎做俘虜了。
        至此處,海天擎才算把心里的石頭落下,什么是傳訊銅鏡他沒見過,不過原理卻能想明白,應該就是能遠程傳畫面的法器罷了,這東西他們本界里雖然沒有,但萬象門或者太一神教里拿出來一點不稀奇。
        海天擎決定馬上交差,后面跟著十幾船修士敵人,說不害怕那是真騙人的,然而他嘴上還是客氣了句:“我等王上接應的船來了再走吧,也不差這一時。”
        陳玄明笑道:“沒有接應的船了,就我們就夠了。你一個元嬰都能壓得住,我們這六個元嬰那,還怕什么?
        再者說,袁真人交代的事,我們也不敢假手他人去做啊!沒看我們連侍從都沒帶嗎?”
        海天擎聽完不由得愣了,苦笑一聲,說道:“王上,您大概沒明白,袁真人是要著急收復劫余島,所以才給了我點紅蓮符箓,讓我押送他們回岸上,就這還怕有危險,讓您和我海家接應那。
        其實真人本意大家都知道,就是無暇顧及這些雜魚,想讓這幫鬼族跑了算了。誰成想這幫鬼族被嚇破了膽,不敢跑了,倘若您不防備全點,他們到了岸上發現您這邊虛弱,這些鬼族雖然沒法相帶隊了,也是破壞力驚人的啊!”
        陳玄明沖著海天擎長嘆一聲,說道:“大當家,你還沒鬧明白啊!就算是沒有法相帶隊,這群鬼族全數上岸都夠滅掉陳國的了,漫說你們海家,就是陳國傾舉國之力,都擋不住眼下的這幫鬼族。
        但是這幫鬼族們還敢動我們嗎?他們不敢!
        幼獅出生以后,比髭狗還小,力氣也沒髭狗大,但是你見過髭狗去咬幼獅嗎?因為髭狗知道——幼獅弱小,但它身后站著兇猛的成年獅子,能隨時把它們撕成碎片!
        你還沒明白我們現在的位置嗎?我們現在等于是沒長大的幼獅,而你后面的這幫鬼族,就是成年的髭狗了。”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广东麻将买马口诀 四川麻将秘籍 股票涨跌 股票融资公司联系首选大牛时代 股票指数期货是为适应人们管理股市风险 浙江20选5开奖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安全b贵丰配资 她理财是p2p么 瑞骏配资 省快乐10分走 江苏十一选五今日开 一阳指炒股软件 温州麻将规则图解 快乐十分钟开奖号码 河南25选五走势图 股票配资什么意思 贵阳捉鸡麻将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