賬號:
密碼:
 
  • 返回: 極品無敵小仙醫

    第805章 冰雪奇緣

    ……

        她沒有注意到前八根針,因為它們放置得如此之快,而且她全神貫注于小車的技術。這種意識使得暫時無法平靜她內心的波動。

        此時,她的背部已經被23針刺穿了。小車的速度也明顯下降。如果夏慶月此刻回頭,她會發現他的整個臉都隱隱發紅,額頭上滿是汗珠。對于前20根左右的針頭,小車的搬運非常輕松。但是,當額頭開始出現汗水時,握針的左手也開始發抖。此外,他的動作明顯減慢了很多。以前,他可以在呼吸時刺破一根針,但隨后逐漸變成幾次呼吸-三十針之后,每次都花費越來越長的時間。

        如果夏慶月回頭,她會注意到,小車在針灸治療期間,他總是用左手。他根本不是左撇子,更不用說他的左手更熟練了。相反,這是因為他左手握有天空毒藥珍珠。

        每當一根銀針刺穿時,他手掌中的“天空毒藥”珍珠就會輕輕閃爍一次。追著銀針,天毒珍珠的力量默默地進入了夏青月的神體。當然,這種力量不是某種毒藥,而是一種凈化力量。天空毒珍珠有能力凈化世界上成千上萬種毒藥。此外,這種“毒藥”不一定非得是一種生命終結的毒藥,還包括會損害人體內部的毒藥以及多余的雜質。但是,這不必像洗骨髓和切開動脈一樣簡單。利用天毒珍珠的力量是他今天想出辦法為夏慶岳針灸治療的主要理由。

        驅散冷空氣和清除經絡只是副作用和借口。他真正在做的是為夏慶岳提供``深刻的幫助''。

        一分鐘過去了-十分鐘過去了-一刻鐘的過去了''

        每根銀針上都逐漸散發出一縷冷空氣。經過整整一個半小時,夏慶躍的背部被整整五十四針刺穿了。蕭澈的手終于在這一點上停止了移動,但是停了半分鐘之后,他再次伸出手,雙手在跳舞。他無比迅速地從夏慶月的后背上拔下了每一根針。眨眼間,五十四針全部從夏慶岳的背上消失了。

        夏慶月的玉背依舊是夜光的雪白,像最純凈的白玉。在小車極富技巧的技術下,沒有留下任何痕跡。

        “完成了”蕭澈,已經恢復了所有的針,呼吸了一口氣。

        移開所有銀針的那一刻,夏慶月仿佛漂浮在天上,整個神體變得難以置信的溫暖和舒適。通過她的木僵使她很難相信這確實是她自己的神體。

        她重新穿好衣服,立即發揮出自己的強大實力。隨著藝術的涌入,她幾乎嚇了一跳,因為她的強大力量幾乎在思想浮現在腦海中轉移了。它在她體內循環的速度令人愉悅,因為它比以前快了許多倍。

        即使已經練習了四年的“凍結云藝術”,她仍然經常會遇到無法完全控制它的時刻。但是,現在,感覺到冰雪奇緣藝術在她的神體中循環,她完全確定自己的神體處于當前狀態就可以完全控制它。自然,冷凍云藝術的傳播速度也提高了一層!

        一開始她沒有太多希望,所以她對這種結果感到內心的驚喜。同時,她也為之震驚,震驚不已,小車所說的一切實際上都實現了!此外,結果甚至比他說的要好!

        她相信,如果她現在看到的話,她目前的神體狀態甚至會令自己的主人震驚!

        ``你相信我嗎?''

        蕭澈的聲音在她的耳朵旁回蕩,但似乎特別沙啞。夏慶月恢復了理智,朝蕭澈望去。他無能為力地靠在窗頭板上。他的額頭和所有衣服都已經被汗水浸濕了,臉色蒼白到足以嚇壞了,就像他剛剛得了重病。

        考慮到每根針都伴隨著強大的力量,她的心中突然出現一種酸痛的感覺-一種類似于被刺的感覺。這種感覺使她的思想陷入混亂,因為她不應該對這個人有任何心痛的感覺,因為她只能與他人分享婚姻的狀況,而別無其他。

        “相信你。我相信你確實是一名精神醫生。”夏慶躍給他一個復雜的表情:“事實證明,在浮云城被所有人鄙視的你實際上是這樣的。令人震驚的能力。”但是,您清楚地知道,我對您沒有任何感情。一個月后,我仍將永遠離開你。為什么把所有這些都暴露給我?為什么要給我這么大的恩惠并為我努力呢?''

        贊成-這確實是一個無與倫比的青睞。

        “三個原因。”無能為力的蕭澈氣喘吁吁,喘著粗氣,但仍然滿臉笑容:“幾乎所有人都低頭看著我,你甚至有更多理由低頭看著我。但是你沒有-而是一直盡我所能保護我的可憐尊嚴-昨晚,你因為擔心而出去找我,還默默地為我送了毯子。我很好,我將永遠更好地對待他們!'

        夏慶岳:

        ``第二個原因。總而言之,你是我的妻子。''

        夏慶月張開嘴幾次,但找不到話。

        “第三個原因也是最重要的原因。”小澈臉上的笑容變得含糊不清:“淚以為脫衣服后的容貌會很漂亮。”

        “蕭澈每當用粗俗的嘴took著她的自由時,她總是會冷漠地對待他。但是,這次,看著他蒼白的臉上低俗的笑容,她無法生氣。

        ``他的解釋結束了。''小澈向他帶來的藥罐伸出了一只手:``給我妻子打掃衛生,把藥倒在那個藥罐里喝了。''

        夏慶岳深深地看著他,然后走過去,不問那是什么藥。她從鍋里倒出藥汁,一口吞下。

        他是第一種治療方法。如果要永久保持此當前狀態,則總共需要七個“休息”。最好的時間是在凌晨三點,因為這是一天中英氣最重,治療效果最好的一次。當然,無論我們是否進行,決定權都在您手中。''

        說完這些,小澈精疲力竭地閉上了眼睛。這絕對不是一個舉動,他的體力確實被嚴重地征服了。

        “好好休息。”夏青月的目光變得更加復雜。她安靜地說話后,她走到外面,無聲地關上了門。

        夏慶月站在院子中央,舉起雙手看著手掌,眼神中的表情朦朧。

        他真的是什么樣的人?

        至少,我總是錯誤地判斷他。”浮云城所有人也都錯誤地判斷了他。

        夏慶躍離開后,小澈的神體也完全彎曲地跌落在窗上。他在那兒休息,根本不想動彈,嘴巴偶爾發出含糊的喃喃自語。

        我現在的耐力太差了。剛打開深刻的地方,我幾乎就因為疲倦而崩潰了。

        “主人知道我實際上已經讓另一個人脫下她的衣服,他可能會生氣到天上降下來教我一堂課。”“畢竟”我十三歲的時候就可以通過衣服練習針灸了。”并可以在我的眼睛閉上十五點``呼呼''的時候穿衣服練習針灸來睡覺。

        自從他們收到小宗的來信以來,整個小宗族就一直沉浸在一種截然不同的氛圍中。氏族主人,長者,每天都很勤奮地履行職責。從早上到晚上,他們準備向他們打招呼,因為他們擔心自己會被忽視。像使用類固醇一樣,年輕一代的訓練更加努力。他們都夢想著在接下來的幾天里取得突破,從而增加被帶回小教派的機會。

        但是,所有這些顯然都與小澈無關。在整個蕭氏家族中,他可以算是最悠閑的人。

        今天,在小家后山。

        這是蕭氏家族在后山開辟的墓地。小家族成員去世后,他們很可能被埋葬在這里。

        小謊靜靜地站在一塊白發的墓碑前,白白的頭發是經過風風雨雨般風雨飄搖的結果。風吹了。其他一切都是荒涼的。

        在此墓碑上刻有兩個字“ying鷹”。

        “英格爾,我知道從小就一直夢想著實現祖先的希望,然后回到蕭宗。擺脫我們的遺棄之血。現在,這個機會終于到來了,只是整整十六年為時已晚。

        小烈眼中的表情模糊。他僵硬地站在那兒,嘴里發出一種非自愿的喃喃自語。''

        “知道,即使已經過去了很多年,您仍然有很多憂慮。”切爾自小時候起就已經變形了深刻的血管。“這也很好。即使他一生注定要表現平庸,但如果不采取行動,就會有掙扎和仇恨。現在,切爾已經結婚了。我希望從現在起他可以一直和平生活.``盡管他不是您的真正孩子,但他仍然是你們兩個人一輩子以及您的孩子的生命來保護的人。我還將盡我所能保護他的和平。''

        捕捉

        一聲安靜的啪啪聲進入了小烈的耳朵,嚇了一跳。他瞬間恢復了理智,轉過頭,低聲喊叫。``淲''

        喊叫之后,蕭御龍的神影從院子中央一棵厚實的樹后面走了過來。他分心地看著小烈,向前走了幾步,并假設了一個低級的禮節:“淵隆隆向第五長老打招呼。”我不認為第五長老會在這里嗎?遇龍打擾了第五長老嗎?''

        蕭烈的眼睛露出了動蕩。那時,他的內心充滿了悲傷,他沮喪了一段時間。出乎他意料的是,他沒有發現有人靠近這個地方。他還不知道這個小玉龍剛才是否聽過他的獨白。他皺起眉頭問:``淵隆,你在這里做什么?''

        肖玉龍及時回應:“遼派”使節明天將到。父親認為這是一件大事,將改變蕭氏家族的命運,并認為他應該告知祖父。所以他讓我來了.``為了不小心打擾第五長老,遇龍犯了一個錯誤。

        “什么時候聽到我剛才說的?”小烈的聲音一下子變得冷酷而僵硬。一個氣勢磅a的光環突然推向了蕭御龍。

        在“深淵王國”的巔峰時期,一個人的力量比肖玉龍目前的能力所能承受的還要多。當他的膚色變得蒼白時,他立即搖了搖頭:“淵隆也剛到。”如果“第五老”那時還沒說話,我就不會發現“第五老”了。我絕對沒有聽到第五長老說什么話.``如果第五長老不希望被打擾,玉龍會立即離開!''

        蕭烈在蕭玉龍的表情中找不到任何差距。他的思想放松了一些,光環縮回了。他的表情也放松了:“沒事,沒事。”小教派使節明天會到。您最有可能被選中。到那時候,你將使我們的血液恢復原狀,這是我們最大的愿望。

        “第五老”這個詞很重。玉龍不配他們。”蕭玉龍謙虛地說。

        肖烈朝他點點頭,轉神離開了這個地方。

        離開后,蕭御龍的表情逐漸變得微妙。他用右手揉了揉下巴,皺著眉頭喃喃道:``凄慘地告訴我''。如果這是真的,那真的很有趣。''習慣是一件令人恐懼的事情。它可能會悄悄地篡改一個人的心臟。

        在結婚典禮上,小澈想向夏慶岳伸出手臂,并狠狠地將她的手臂凍住了。他第一次稱呼她為“妻”,這幾乎使她發怒。當他第一次牽著她的手時,小澈可以感覺到冰冷的殺人意圖來自她的...

        然而,在這幾天里,來自小澈嘴巴的“凈月老婆”的呼聲變得越來越流暢。無論她內心的想法如何,她表面上似乎都完全接受了這種形式的稱呼。甚至在他面前脫衣服都不是那么尷尬了,更不用說他帶領著她的手掌了。

        這幾天,小澈毫無疑問睡在角落里,但地板上鋪著厚厚的毯子并沒有那么難受。每當凌晨三點鐘到來時,他都會自己醒來,并用銀針給她“休息”。這幾天,她也越來越意識到自己的體格已經發生了驚人的變化。

        燈光昏暗,但夏青月的后背像玉,她的皮膚比雪還亮。小澈的手指顫抖著,蕭澈握住手中的銀針。不久,他渾神是汗。半小時后,另一場``灌輸深淵''的會議結束了。蕭澈移開了所有的銀針,一口氣從他的嘴中逸出。精疲力盡,他的腦袋突然暈眩,神體搖擺了一下,然后倒在了夏慶岳裸露的背部上。一種難以形容的溫暖和柔軟的感覺散布在他的胸口。

        夏慶月突然睜開了眼睛,憤怒的表情掠過了他們。當她感覺到小澈的當前呼吸出乎意料,無與倫比的微弱-比以前任何時候都要弱一些時,她正要用力將小澈推開很遠。

        夏慶月撤出了她的深厚力量,只用了一點點力量就把小車推開了。然后,她穿著閃光,然后伸出手支撐小澈的神體。她看著他問道,``哪有錯?''。

        蕭澈的膚色如此蒼白,甚至看不到一點血跡。他的眼睛睜開了一半,好像他失去了完全睜開它們的力量一樣。他微微地點了點頭,然后虛弱地說:``沒什么,我只是過度使用了我的力量和精力。''讓我休息一下,我會沒事的。

        ……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即下即看!請收藏本站。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如有侵犯版權,請來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處理。











    广东麻将买马口诀 超级大乐透基本走势图图表 南京麻将必胜口诀 互联网理财平台排名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查 中国开奖结果查询 山西新十一选五 靠谱极速赛车信誉群 甘肃十一选五任三推 江苏快三走势图今天3 广西快三一定牛走势图 安徽快3遗漏 北京快三开奖走势一定 北京快3形态一定牛 北京快三玩法介绍 北京快三开奖记录 甘肃十一选五推荐号